影暮

【雷安】被自家绑画叫做恶党怎么办

就这样,我们为了帮兄弟买烤串的雷狮同学来到了楼底下。

这种时候真的还有人卖烧烤吗?说实话雷狮自己都表示会怀疑。艳阳高照,树上的密叶都匀满了金光,只余一些零零星星地散在小路上,雷狮沿着树荫,朝记忆中的方向走去。

大早上的果然没有多少人会摆烧烤摊,平日夜晚烧烤城里堆得密密匝匝的烧烤架前空无一人,只有靠近走道的一个烤架前仍坐着一个头戴白帽的白衣人。

看到这种萧条的景象雷狮不免“啧”了一声,但也觉得现在能有的卖就很不错了,所以还是双手插入口袋迈开大长腿走到了那个烧烤摊前。

“喂,这里的烧烤还卖不卖?”

坐在烤架前的人应声抬头,首先映入雷狮眼帘的,是一张清秀的,少年的脸,五官精致,栗色的头发服服帖帖地贴在额前,看起来也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,比他还小上一些。

少年将挂在耳郭上的白色耳机轻轻拈开,冲雷狮展颜一笑:

“卖的。”

他的声音如同山间清冽的泉,冲走了夏日的燥热。

不知为何,雷狮竟就得着少年的嗓音意外的……悦耳。

少年从位子上站起身来,不过刚到他的耳朵处。洁白的卫衣兜帽随着少年的动作而脱落,露出一头略显蓬松的短发,自然地垂在脑后。

他问:

“先生,你要点些什么吗?”

都是个什么时代了还称呼别人叫先生?雷狮的眼中是丝毫不加掩饰的不屑。

“把你们”